古籍摘要

  • 性味:苦、微甘,寒,《本草從新》:苦、微甘,寒。《本草再新》:味甘、辛,性涼,無毒。《本草便讀》:味苦而甘,性寒。
  • 歸經:歸心、肺、腎經。《本草再新》:入心、肺、腎三經。《本草匯纂》:專入肺。
  • 功效:補氣養陰,補肺降火,養胃生津。
  • 主治:主治肺腎陰虛,氣陰兩虛,津液虧虛。用於疲乏無力,肺虛久嗽,咳血,肺胃津虧,咽乾口渴,虛熱煩躁,腸熱便血。
    1. 用於陰虛火旺,喘咳痰血。陰虛火旺,肺失清肅,則可出現喘咳痰血之症。本品能補氣養陰,清肺火。
    2. 用於熱病氣陰兩傷,煩倦口渴。本品能補氣養陰生津。
    3. 用於津液不足、口乾舌燥。本品有良好的養陰生津作用。
    4. 用於腸熱便血,如《類聚要方》用本品蒸龍眼肉服,有清腸止血之效。
  • 《本草從新》:補肺降火,上津液,除煩倦。虛而有火者相宜。
  • 《本草再新》:治肺火旺,咳嗽痰多,氣虛呵喘,失血勞傷,固精安神,生產諸虛。
  • 《本草求原》:肺氣本於腎,凡益肺氣之藥,多帶微寒,但此則苦寒,唯火盛傷氣,咳嗽痰血,勞傷失精者,宜之。
  • 《醫學衷中參西錄》:能補助氣分,兼能補益血分,為其性涼而補,凡欲用人參而不受人參之溫補者,皆可以此代之。

《本草從新》曰:「出大西洋佛蘭西,形似「遼東糙人參」,故名西洋人參,後世簡稱西洋參、洋參、西參。其中,「產花旗美國」者,又名花旗參。

1642年,塞姆德·阿爾活隆根據商人描述,撰寫關於中國人參神奇療效之文,此文在法國科學院宣讀後,旋即轟動。

1670年,法國牧師雅圖斯亦寫《韃靼植物人參》,描述了中國人參之藥用價值。自此,西方醫學才知人參的療效,並根據其標本和圖形在當地自然條件相近的森林中展開尋找。

1716年,他們找到了一種類似人參的植物,和人參同科(五加科)不同種,即為西洋參。當地土著經常食用此植物的根以解除疲勞。西洋參遂於當地廣為種植,同時迅速進入中國和東南亞市場。因為當時康熙皇帝詔令禁止採伐長白山草木,國內人參匱乏,北美西洋參大量進入中國,且能換到大量黃金,曾一度被稱為「綠色黃金」。

爾後,慈禧太后對西洋參的鍾愛有加。清代宮廷醫案中記載,光緒二十一年,慈禧太后脾虛挾濕,慢性腹瀉,久治不愈,有太醫提出,調攝不宜燥烈,以西洋參入藥,慈禧太后很快就痊癒了。

清代《本草綱目拾遺》中記載一個醫案:臨安(今杭州)名醫盛天然出診,病人為婦人,口、眼、鼻、耳、髮根、下身出血不止,陷入昏迷。家人說病人七天前受了驚嚇,雖積極治療,病情不見好轉,反持續加重。盛天然診脈發現,指下虛大中空、芤而無根;撬開病人口一看,舌淡無華,乾燥少津。盛先生將病人扶坐在床邊,先用燒酒淋洗病人雙腳,然後用摻有燒酒的泉水泡腳,大約一頓飯的時間,病人血止不流,人清醒了。盛先生高興地說:“有救,有救!”取西洋參,當即給病人服了一點,餘下的研成細末,每日用米湯送服三次,每次三錢。不久,病人痊癒。醫案中解釋道:酒水浴腳,揚湯止沸,救燃眉之急;無形之氣宜當急補,獨用西洋參一味,補氣攝血,急則治其標,氣血雙補;緩則圖其本。

清代王士雄(孟英)著《溫熱經緯》(1863年,同治二年癸亥)載「清暑益氣湯」就是將金元名醫李東垣著《脾胃論》中清暑益氣湯原方中的人參改用西洋參。

清光緒年十一月廿日,張仲元、姚寶生謹擬,老佛爺養陰調中化飲膏,將西洋參配伍中藥方劑中,如下:西洋參9克(研),朱茯神18克,柏子仁12克(去油),川貝母9克(研),次生地12克,當歸身12克,陳皮9克,製香附9克,炒神曲12克,炒枳殼6克,焦山楂12克,薑黃連4.5克(研)。共以水煎透,去渣,再熬濃汁,對煉蜜收膏,每服9克。

《類聚要方》:記載將西洋參蒸龍眼肉服用,有清腸止血之效,用於腸熱便血。


回到上一頁